日新说Copernicium

舔狗政治:欧洲强人们为何如此爱慕特朗普?

发表时间:2024-04-10 17:02

特朗普的第二个任期为政治强人们提供了战略机遇,并瓦解了困扰他们与西方关系的自由主义秩序。

2019年5月13日,华盛顿,美国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在白宫会见匈牙利总理维克托·米哈伊尔·欧尔班,Chri kleponis/Polaris/pool/ABACAPRESS.COM。

24年大选:利害攸关的问题

2024年,全球将举行50多场重要选举,其中影响力最大的无疑是美国总统选举。两位推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乔·拜登(Joe Biden),提出了截然不同的全球视角和政策主张。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主张强调经济民族主义,而拜登则承诺加强“跨大西洋”关系,即维护美国自二战以来建立的国际联盟。

全球领导人,尤其是欧洲的一些强权政治领袖,他们对美国大选的态度反映了各自政权的性质以及他们期望的国际秩序。虽然国际政治的基本规则是国家不公开评论其他国家的选举,但在民主制度盛行的欧洲,公开支持拜登连任的情况并不鲜见。

欧洲的这种倾向不仅仅是政治上的偏好,更是基于长远的战略考虑和共享的价值观。当前,欧洲国家依靠美国的领导力来组织对俄罗斯在乌克兰的侵略行为作出有效回应。他们担心,若特朗普再次入主白宫,可能会削弱乌克兰抵抗俄罗斯的军事能力,并且可能大幅度削弱北约,这是维系欧洲安全的关键支柱。

对于欧盟成员国而言,乔·拜登(Joe Biden)政府对多边主义和自由民主的坚持本是一个熟悉而又舒适的政治基础。这种政策立场与欧洲主流价值观高度契合,为欧美之间的传统跨大西洋联盟提供了坚实的支撑。然而,许多欧洲人深感忧虑,如果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再次成为美国总统,美国可能会背离这些基本原则,甚至对国际规则的违反视而不见,从而鼓励全球各地的独裁者无视国际法,同时也可能助长欧洲内部不自由政党的势力。

尽管拜登的政策受到多数欧洲国家的支持,但并非所有人都站在他这边。

跨大西洋主义传统上指的是民主国家之间的伙伴关系,以德国和法国的强大联盟为核心。但随着政治风向的变化,现在形成了另一种跨大西洋关系,其基础已经不再仅仅是自由主义理念。

在欧洲内部,一些极右翼领导人,如法国的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和英国的脱欧派重要人物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已经与特朗普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他们公开欢迎共和党的政策。意大利总理乔治亚·梅洛尼(Giorgia Meloni),尽管她对支持乌克兰的立场让欧洲其他国家松了一口气,但她也是特朗普政策的坚定支持者。

欧洲的极右翼力量在很多方面与特朗普的“让美国再次伟大”(MAGA)基础相重叠,特别是在对“全球化精英”的批评、以及关于平等、多样性和移民的问题上的看法。这些欧洲极右翼政治家认为,与特朗普一道,他们都是反自由主义革命的一部分。

2023年12月21日,匈牙利布达佩斯,匈牙利总理维克托·欧尔班举行年度国际媒体吹风会。路透社/马顿·莫努斯。

维克托·欧尔班

维克托·欧尔班(Viktor Orbán),匈牙利的民粹主义总理和极右翼政治家,是欧洲政治边缘人物中最具影响力的一位。作为欧盟和北约成员国的领导者,他却常常与这两个组织的主流价值观唱反调,展现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政治路线。2024年美国总统选举中,欧尔班公开支持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这一行为突破了国际关系中尊重他国内政的基本礼仪。

2024年3月,欧尔班访问了美国佛罗里达的马阿拉歌,这是特朗普的私人庄园,他在此表达了对特朗普“和平之人”形象的支持。这种表态不仅是意识形态上的一致,更具有战略上的计算:特朗普的政策可能会放松对俄罗斯的压力,这与欧尔班的政治和经济策略相契合。

欧尔班政府在匈牙利推行的政策已经引起国内外广泛的关注和争议。他提倡的“基督教民主政治、保守的公民政治和爱国政治”实际上是一种反LGBTQ+、反移民、反自由主义的政治议程。在他的领导下,匈牙利的法治和言论自由水平显著下降,腐败问题严重,这些都是匈牙利与欧盟、美国关系紧张的主要原因。

对于欧尔班而言,特朗普不仅仅是文化战争的象征。他对特朗普的政策的支持,体现了一种深思熟虑的战略选择,这一点与他对俄罗斯帝国主义的认识及其复杂的心理状态相符。

欧尔班的匈牙利政府与俄罗斯建立了经济和战略上的联系,同时利用与美国的关系作为平衡其他大国影响力的工具。更具体地说,欧尔班是普京在欧盟中的主要支持者,他公开批评欧盟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并在瑞典申请加入北约的问题上故意拖延。

欧尔班偏向特朗普的原因是他相信特朗普政府可能更愿意与普京领导的俄罗斯和解。普遍观点认为,在特朗普领导下,美国对乌克兰的支持可能会变得不稳定,迫使乌克兰不得不与俄罗斯进行谈判,尽管这种谈判会在缺乏美国军事支援的不利条件下进行。这种情况下,北约东翼的国家感到极大的不安,担心俄罗斯的行动不会仅限于乌克兰。与此同时,欧尔班专注于促进与俄罗斯的共存。

特朗普在马阿拉歌的会晤中讨论了一些详尽的计划,意在结束乌克兰的战争,并承诺如果他再次当选,将完全切断对乌克兰的资助。欧尔班在访问结束后宣布:“他不会为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的战争支付一分钱。”他认为这将是战争终止的关键:“显而易见,如果缺少外部支持,乌克兰将无法维持独立。”


2024年1月31日,俄罗斯莫斯科,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在Gostiny Dvor参加2024年大选知己会议。路透社/马克西姆·谢梅托夫。

弗拉基米尔·普京

普京同样有充分的理由希望特朗普再次入主白宫。在他看来,特朗普的第二任期将使美国在全球舞台上的行动更加孤立,这正符合俄罗斯扩张和重塑影响力的战略目标。

欧洲国家对此深感忧虑,他们担心特朗普连任将导致华盛顿在没有适当的西方支持和安全保障的前提下,急于与乌克兰进行与俄罗斯的谈判。美国对乌克兰的资金援助辩论已经揭示出未来的不确定性,而与特朗普结盟的众议院议长迈克·约翰逊(Mike Johnson)在处理拨款法案时的混乱,更是明确了美国的政策方向。

白宫发言人曾明确表示:“这场战争的最终解决办法是通过谈判。”尽管这一立场本身并不出人意料,但谈判的具体方式和时机却极为关键。在不为公众所知的讨论中,美国和欧洲的官员们坦承,尽管俄罗斯可能继续控制克里米亚及乌克兰的其他部分地区,乌克兰作为一个强大的主权国家仍应存在。

他们认识到,要达成这一目标,必须保障乌克兰得到充分的军事支持,使其能够在谈判桌上占据有利地位。如果不提供足够的武器援助,就等同于让乌克兰在俄罗斯的压力下进行谈判,这样的和平将按俄罗斯的条款达成,可能导致乌克兰的永久分裂,且无法确保其未来安全。

普京更青睐这样的发展场景,因为在特朗普的领导下,这一目标的实现可能会更加顺利。此外,莫斯科可能会因为美国与其欧洲盟友之间的分歧、北约的功能受阻、美国在东欧的不作为,以及美国可能从中东和非洲撤军,而在这些地区进一步扩大影响力。

特朗普的政策倾向还可能助力普京打击他所鄙视的包容性价值观,特别是进步的政治立场和LGBTQ+权利,普京经常将这些视为“西方的反家庭意识形态”。俄罗斯领导人以其反觉醒的姿态与MAGA运动的批评者们站在了同一阵线。

尽管普京的偏好显而易见,他却在公开场合否认更倾向于特朗普连任。在被问及哪位候选人更符合俄罗斯利益时,普京打破了俄罗斯在美国大选中保持中立的传统,出人意料地表示支持拜登,因其“更有经验,预见性强,是老一辈的政治家”。

这种表态可能是普京试图在美国大选前混淆视听,提供给特朗普竞选团队谈资。

布鲁金斯学院的俄罗斯问题专家安吉拉·斯滕特(Angela Stent)指出:“普京在处理分裂、两极化的美国时越发占上风。他的公开发言让西方深陷猜测,不断解读他的真实意图,而他却通过这种方式引发混乱。”在美国大选的讨论中,普京通过支持拜登来反向操作,增加政治游戏的复杂度,从而影响美国公众的选择。

2023年11月17日,土耳其共和国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在柏林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讲话。

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

在欧洲东部边缘,特朗普的潜在第二任期引发了不少地区领导人的期待,尤其是土耳其的埃尔多安总统。在特朗普的首个任期内,埃尔多安与他的关系极为友好,这种关系为土耳其带来了国际上的重要接触机会和提升了其总统的全球知名度—这是拜登政府所未能提供的。

埃尔多安试图塑造自己为一个能在全球大国间进行地缘政治平衡的领导者,并自视为全世界受压迫穆斯林的代言人。然而,近年来,由于土耳其民主体制的倒退和其与俄罗斯的日益密切关系,拜登政府与多数欧洲领导人已开始与埃尔多安保持一定距离。

此外,埃尔多安在加沙战争问题上公开支持哈马斯,这进一步使他在地区外交中被边缘化。特朗普的可能再次当选为土耳其提供了重返美国高层接触的机会。

与此同时,土耳其对特朗普第二任期内的白宫抱有进一步的商业期望。埃尔多安的女婿曾与特朗普的女婿兼前顾问贾里德·库什纳关系密切,两国曾承诺将双边贸易额和投资增加至1000亿美元的目标。

尽管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政策总体上不利于自由贸易,并且曾对土耳其的钢铁产品征收高额关税,但土耳其仍希望特朗普连任能够有利于其商业和贸易利益。

此外,特朗普重返白宫还可能使土耳其在地缘政治上获得更大的行动自由,特别是在处理与美国支持的叙利亚库尔德人的关系上。土耳其一直将库尔德武装视为恐怖组织,而这一问题长期是土美关系的症结所在。土耳其官员认为美国的“深层国家”阻碍了特朗普对这一问题的处理。

现在,土耳其希望特朗普能够继续他在2019年开始的政策,撤出美军,并结束美国参与的“荒谬的无休止战争”,这将为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边境地区扩展控制区域、打击库尔德力量提供机会,同时巩固埃尔多安的民族主义选民基础。

2023年3月13日,德国柏林,阿塞拜疆总统伊尔哈姆·阿利耶夫出席联合新闻发布会。IMAGO/Chris Emil JanéŸen via Reuters Connect。

伊利哈姆·阿利耶夫

阿塞拜疆总统伊利哈姆·阿利耶夫(Ilham Aliyev),继承了父亲的政权,一直致力于通过强化军事力量并夺回长期由亚美尼亚控制的领土来巩固自己的统治合法性。2020年9月,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的冲突再次爆发,这场长达44天的战争不仅导致数千人死亡,更以阿塞拜疆的战略胜利结束,巩固了阿利耶夫的政治地位。

但这场胜利并未得到特朗普政府的过多关注,美国官员更是担忧阿利耶夫可能利用其“最大化”策略,通过一次新的军事行动跨越亚美尼亚领土,建立连接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与阿塞拜疆本土的陆地桥梁。

阿塞拜疆在国际舞台上因其人权记录不佳、对持不同政见者的打压以及对新近夺回的领土上的亚美尼亚文化遗产的破坏而备受批评。尽管美国继续向巴库提供军事援助,这种援助却因为国会对阿塞拜疆的人权状况的严重关切而时常面临中断的风险。

阿利耶夫试图与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建立更紧密的关系,他深知巴库作为欧洲能源供应的重要性。阿利耶夫希望能彻底从西方的谈判桌上将人权议题剔除,而他认为只有在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政府才可能忽视这些问题,为他提供这样的政治空间。

强人们与民主

在当前的国际政治环境中,民主正面临着挑战,中亚、高加索以及邻近的中东地区普遍存在专制主义掌权的现象,而推动社会开放的少数尝试则遭到了压制。除了以色列和土耳其,这些地区的多数国家都缺乏民主多元化,其公民社会结构薄弱,无法有效支持民主制度。即便像伊拉克和黎巴嫩这样有着相对竞争性政治系统的国家,也因治理不力和缺乏政府问责而令人民失望。

在这种背景下,外部关系尤其与西方大国,对于这些国家的领导人来说,成为了合法性和权力维持的重要支柱。对于许多国家的领导人而言,特朗普政府的可能回归被视为一种机遇,他们认为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将减弱自由世界秩序的约束,推动形成一个多极化的国际系统,在这一系统中,美国不再是单一的秩序维持者,民主标准也不再是联盟的基石。

支持特朗普的专制政权,例如沙特的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匈牙利的欧尔班(Viktor Orbán),阿塞拜疆的阿利耶夫(Ilham Aliyev),以及埃及的阿卜杜勒·法塔赫·西西(Abdel Fattah El-Sisi)等,倾向于利用特朗普的政策来逃避西方的人权批评。这些领导人喜欢特朗普所倡导的交易型外交政策,这种政策更注重具体的双边协议,而非推广普遍价值或人权。

当然,2024年的美国大选将不会由欧亚大陆或是中东的强人们所决定,而是由美国人民(确切地说,是由关键总统摇摆州的美国人)决定。

在民主衰落、国际关系戾气横行之际,美国人民选择了谁将在美国境外产生巨大反响。这次选举可以是维护美国在过去一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所努力维系的规则基础与联盟体系,也可以是加速从自由主义时代向后美国秩序的过渡。

毫无疑问,后者正是强人们翘首以盼的。

作者简介:阿斯利· 艾登塔什巴斯(Aslı Aydıntaşbaş),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美国和欧洲中心、土耳其项目客座研究员。

报道来源:布鲁金斯学会

信源简介:布鲁金斯学会,创立于1916年,是一所位于美国的著名研究机构。该机构致力于社会科学领域的研究与教育工作,专注于经济学、城市政策、治理、外交政策以及全球经济与发展等多个方面。其核心使命是提出创新而务实的政策建议,旨在强化美国的民主制度,推动全体美国人的经济、社会福祉以及安全和机会的增长,同时确保国际体系的开放性、安全性、繁荣和合作。作为美国最具影响力的智库之一,布鲁金斯学会频繁地被媒体与政治领域的专业人士引用,其研究成果广泛影响着公共政策的形成。

信源评级:

文章仅供交流学习,不代表日新说观点。

网站文章皆来自网络个人作者,不代表网站观点,本网站仅供交流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