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新说Copernicium

中东毒品泛滥:当政府成了头号毒枭,冰毒帝国或将崛起

发表时间:2024-04-12 19:32


在过去十年里,中东地区毒品泛滥的情况日趋严重,尤其是芬乃他林(Fentanyl,又名氯胺酮)的流行。这种含有安非他明和咖啡因的药物在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广受欢迎,不仅是工人群体使用它来抵御饥饿和助眠,派对爱好者也将其作为常用之选。与二十年前相比,当时中东地区几乎未见克他命(Ketamine)使用,如今的芬乃他林不仅价格低廉,而且比酒精还要易于获得,其使用已在这些国家乃至整个区域内引起了广泛关注。

叙利亚是全球芬乃他林的主要生产国,这一点对于国家以及其领导人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来说,是一个重要的经济支柱。该国的毒品通过与伊朗相关联的民兵组织以及来自黎巴嫩和土耳其的贩毒团伙被走私到阿拉伯海湾国家。此外,走私路径上的国家如伊拉克和约旦的民众也参与了这一毒品的使用,叙利亚国内同样如此。毒品交易不仅助长了区域内的暴力冲突,也为各种非法组织提供了资金来源。

面对这一日益严峻的问题,阿拉伯海湾国家的政府正在采取措施封堵毒品流入。他们曾尝试与叙利亚进行谈判,希望通过减少毒品的生产来控制流通量,并对贩毒者施以极刑。尽管如此,这些措施的效果十分有限。为了有效减少芬乃他林的使用,这些国家需要与美国等国家合作,分享情报以破解毒品网络,并应将重点从惩罚吸毒者转向治疗,这一政策转变尤为关键,因为中东地区正面临着更为严重的毒品威胁——冰毒(甲基苯丙胺,Methamphetamine)的危机。

同样的名字,不同的游戏


芬乃他林(Fentanyl)最初于20世纪60年代被开发,原用途是作为治疗抑郁症和嗜睡症的药物。然而,由于这种药物具有强烈的成瘾性和可能导致精神病等严重副作用,它在20世纪80年代被多数国家禁用。进入90年代,保加利亚的犯罪团伙开始制造这种名为芬乃他林的药物,尽管他们使用了不同的化学合成物。

在欧洲,由于海洛因、可卡因、甲基苯丙胺和摇头丸等毒品已经广泛流行,新型的芬乃他林并未能够广泛传播。相反,它在中东地区找到了生存的空间,这里的非法毒品市场相对不那么饱和。在21世纪的头十年,黎巴嫩和土耳其的毒贩开始生产这种毒品,到了2014年,生产基地转移到了叙利亚。叙利亚拥有庞大的化学工业基础和大量失业的化学专家,加上叙利亚内战导致大片地区法律失效,制造了制药的“完美”条件。包括伊斯兰国(ISIS)和胜利阵线(Jabhat al-Nusra)在内的恐怖组织占据了叙利亚的大部分地区,他们通过销售芬乃他林来筹集资金,其战斗人员也使用这种药物来增强战斗力和减少疲劳感。

芬乃他林在战区被暱称为“勇气队长”,因其能够让使用者感觉无敌和充满勇气。当阿萨德政权最终击败了这些伊斯兰组织后,并没有停止毒品的生产,反而将其作为政府的一种经济支持。受到国际制裁和战争破坏的双重影响,叙利亚经济陷入困境,芬乃他林的销售成为其重要的外汇来源。据“新路线研究所”(New Lines Institute)的报告,2021年阿萨德政权通过出售芬乃他林赚取了高达57亿美元,这对于一个GDP仅约200亿美元的国家而言,无疑是一笔巨大的收入。

此外,黎巴嫩和伊拉克的亲伊朗民兵组织,包括真主党(Hezbollah)、卡蒂卜-真主党(Kataib Hezbollah)和阿萨伊卜-人民圣战者组织(Asaib Ahl al-Haq)——这些都被美国政府列为恐怖组织——也参与到了芬乃他林的贸易中。由于这些组织在伊拉克和黎巴嫩政府中的影响力,他们的走私行动几乎未受任何惩罚。


在过去几年中,中东各国尤其是约旦、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都采取了严厉措施来打击芬乃他林(俗称“克他命”)的非法贸易。这些措施包括激烈的执法行动和高强度的国际合作。

约旦政府为了根绝这一毒品的流通,不仅在国内进行了多次大规模的缉毒行动,杀害了数十名涉毒人员,还对叙利亚的毒品生产设施进行了多次空袭,目的是摧毁毒贩的基地和物资仓库。这些军事行动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毒品的生产和供应链,但并未能完全根除毒品流通的问题。

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的情况也类似。这两个国家的海关和边防部门每年都会截获数百万粒芬乃他林,表明这种毒品尝试进入这些国家的规模巨大。特别是阿联酋,在2023年9月的一次行动中,单次就缴获了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芬乃他林,同时,沙特阿拉伯为了保护其国民和青少年不受毒品侵害,曾威胁减少与约旦的贸易,要求后者加强对来自叙利亚的毒品流动的控制。

在更广泛的地区政治层面,阿拉伯国家曾尝试与阿萨德政权谈判,寻求一个控制甚至终结克他命生产和走私的解决方案。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后,叙利亚曾被阿拉伯国家联盟(Arab League)驱逐,多数阿拉伯国家与叙利亚断绝了外交联系。然而,十年后随着阿萨德政权在内战中的胜利,这些国家逐渐开始与叙利亚修复关系,并讨论克他命问题作为关系正常化的一部分。

如何破局


阿拉伯国家需要制定新战略来应对日益严重的毒品问题。首先,他们应当放弃对毒品使用者施加的无效惩罚政策,这些政策并未能有效减少毒品的流通和使用率。相反,这些国家应更多地引导毒品使用者接受治疗而非处罚。以沙特阿拉伯为例,该国已经开始将吸毒者引入治疗中心,这些中心不仅提供医疗护理,还包括教育、行为矫正及技能培养项目,有效地使吸毒者免于刑事起诉。至今,沙特卫生部已将此类药物使用障碍的治疗项目扩展至50家医院。

此外,阿拉伯国家还需要改进执法策略。警方需利用全面的情报体系来逮捕毒品走私网络中的高层人物。然而,中东地区长期存在的互不信任现象严重阻碍了执法机构间的信息共享。特别是与叙利亚,由于当地毒贩与叙利亚政府的关系密切,并且美国对阿萨德政权的持续制裁,使得信息共享变得尤为困难。在伊拉克和黎巴嫩,亲伊朗组织控制的部分情报和执法机构也是一个难题。尽管如此,美国应当鼓励约旦、沙特阿拉伯及阿联酋增加情报共享,共同打击毒品走私网络。

美国有能力也有责任协助中东地区的执法机构提高效率。例如2023年春季,美国、英国和欧盟联合对阿萨德的两位堂兄弟,萨梅尔·卡迈勒·阿萨德(Samer Kamal al-Assad)和瓦西姆·巴迪·阿萨德(Wassim Badi al-Assad)实施制裁,理由是他们参与了克塔贡的贩毒活动。此外,2022年12月,美国总统乔·拜登签署了《打击阿萨德扩散贩运和攫取毒品法案》(芬乃他林),要求美国政府制定战略,不仅瓦解阿萨德的走私网络,还在中东地区建立执法伙伴关系。美国已对黎巴嫩和约旦的执法机构进行培训,提升了它们在拦截走私、毒品取证分析及跨境犯罪调查方面的能力。然而,美国必须在现有基础上进一步与阿拉伯国家分享情报,并支持这些国家执法机构的合作与发展。


各阿拉伯国家政府需迅速采取行动,应对芬乃他林可能被更具破坏性的毒品——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所取代的风险。随着非法毒品市场不断演进,贩毒网络倾向于转向更强效、更易走私、利润更高的物质。甲基苯丙胺因药效重量比高于克他命等其他毒品,成为走私者的首选。以东南亚的情况为例,曾盛行的雅巴(一种甲基苯丙胺与咖啡因的混合物)使用者很快转向更纯净的甲基苯丙胺。2016至2019年间,越南的冰毒使用量增加了八倍,泰国增加了十倍。

中东地区有成为冰毒主要生产地的潜力,尤其是叙利亚。该国拥有熟练的化学专家和成熟的贩运网络,获取制造甲基苯丙胺所需的化学品相对容易。同时,阿富汗和伊朗也在生产冰毒,尽管其产品质量尚未达到东亚或墨西哥的水平。此外,海湾国家正逐渐成为墨西哥贩毒集团从欧洲向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走私冰毒的中转站。在最坏的情况下,与土耳其犯罪集团有联系的墨西哥贩毒集团可能会寻求阿萨德政权的合作,利用其提供的避难所躲避美国执法。

冰毒的缉获量在中东及周边国家急剧上升,突显了这一问题的严峻性。2022年,土耳其缉获了78吨甲基苯丙胺,是2019年的两倍;约旦在同年前九个月缉获了45吨,同比翻倍。因此,地区各国政府必须集中力量,严厉打击冰毒实验室,关闭澳大利亚冰毒流入的主要入境口岸,如阿布扎比和迪拜。同时,应封锁兜售合成毒品的网站,推动毒品交易活动向暗网迁移,以减少易于接触的网络市场,进一步限制毒品的流通。

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中东地区的毒品问题可能会因新型毒品的流行而进一步恶化,吸毒者可能转向使用比可卡因更致命、更容易上瘾的冰毒。各国政府的行动将是关键,需要国际合作和坚定的国内政策来防止这种趋势。这不仅关系到公共卫生,还涉及到国家安全和地区稳定。

作者简介:万达·费尔巴布-布朗 (VANDA FELBAB-BROWN) 是非国家武装行为者倡议的主任,也是布鲁金斯学会的高级研究员。

文章信源:foreign affairs(外交事务)

信源简介:《Foreign Affairs》是一本在国际关系领域具有深远影响的美国杂志,由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出版。该杂志成立于1922年,旨在提供深入分析和对全球政治、经济以及社会问题的讨论。以其严肃的学术性和高质量的文章著称,内容涵盖国际关系的各个方面,包括外交政策、全球安全、经济发展、环境问题和全球治理等。其不仅是学者和政策制定者的重要阅读材料,也吸引了广泛的公众读者群体。它定期邀请世界各地的政治家、学者、专家和记者撰写文章,为读者提供不同角度的深度分析和见解。由于其内容的专业性和影响力,《Foreign Affairs》在国际政治和外交领域享有极高的声誉。

信源评级:

文章仅供交流学习,不代表日新说观点。

网站文章皆来自网络个人作者,不代表网站观点,本网站仅供交流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