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新说Copernicium

观点

译者注:模因(meme),常被用来形容一些高度流行化,在短时间内病毒式传播的内容,比如表情包,短视频,网络流行语等。事实上模因与流行度无关,只要能复制传播的都是模因,当一个人模仿另一个人时,就向其他人传递了模因。meme(复数形式memes),这个词是1976年,理查·道金斯在《The Selfish Gene( 自私的基因)》一书中所创造。我国学者2003 年将其翻译为“模因”,是有意让人...

我们愿意在世界范围内为妇女权利和反对压榨奴役工人阶级的声音发声,为玛莎·阿米尼伸张正义!

‍‍‍‍‍‍‍‍里希·苏纳克和凯米·巴德诺克都表达了反跨性别的观点英国保守党对苏格兰性别认同改革的攻击,只是政治家将跨性别群体权利武器化的最新例子,这会促使很多人考虑离开这个国家。苏格兰国务卿阿利斯特·杰克周二(1月17日)在下议院发表讲话说, 他将发布第35条命令,这是1998年苏格兰法案制定以来中从未使用过的条款,以阻止性别认可改革(苏格兰)法案成为法律。 该法案将使跨性别者更容易获得性...

随着全面入侵接近一周年,该频道在大规模宣传阴谋论的同时大肆谴责动员。很明显,该频道为某些人提供了慰藉,一个发泄他们由生活中不想要的战争而产生的挫败感的地方。但对于它的领导者来说,它可能是一种将社会边缘的组织带到新的、更有影响力的受众面前的工具。

只有建立了这个机构,世界才能为所有在战争中死亡和遭受痛苦的人伸张正义,并重申禁止战争是国际秩序中神圣不可侵犯的规则。

在自己十几岁的时候,车臣人埃琳娜·乌赫马诺娃意识到她不并相信真主,而且发现她是一个双性恋。进入大学后,她决定彻底离开自己的父母,不再回到她的原生家庭,因为她在那里受到了心理和身体上的双重虐待。埃利纳在第三次严重受虐后才成功逃脱,就在她的父母将她送到一个所谓的康复中心四个月后,在那里,她的双性恋和无神论倾向号称被 "治愈 "了。这是她向《寒冷》杂志讲述的故事。我在米丘里纳村长大,该村隶属于达吉...

反堕胎话术集中于9个宏大叙事,它们分别是:"内部敌人"、民主赤字、否认社会不平等、否认儿童权利的成人中心主义、儿童是私有财产的一部分的观念、法律主义、神授的权威、爱国主义和危言耸听的恐吓。

拜登与前总统特朗普不同,他把捍卫民主作为外交政策的基石,他至少应该对洛佩斯在2024年总统大选前试图解散墨西哥最高选举机构的努力发出一个默认的担忧信号。

第一次世界大战对俄国革命有何影响?为什么爱国热情很快幻灭?还是我们该问道,这种热情曾经是否存在过?

这里的动作就是坠落:喜儿作为最低贱的社会底层,然后变成连社会性都被剥夺的野人和鬼怪,而她不是所谓的向着人的方向上升,而正是从这一位置坠落,反而才使她不再是鬼怪,而是人。

与战前的普京主义相比,它更具压迫性和灵活性,它已将战争精神强加给俄罗斯人民。然而,不赢得战争的代价是呈现一整套消极目标:不失败,不放弃,不承认失败,不允许任何事情威胁到政权的生存。战时的普京主义从根本上说是一个空洞的项目,是与俄罗斯未来的浮士德式交易。克里姆林宫不再取得成功的记录,而是强加一种与实际情况不一致的成功叙事。战争创造了一种收益递减的普京主义。

女权主义者是否会通过指出性别歧视的时刻来扼杀其他人的快乐?或者她是否揭露了在公开的欢乐和幸福迹像下隐藏、失去位置或被否定的不良情绪?

持久的民主化源于长期的非武装政治动员,这需要组织建设、联盟形成,以及民主话语的发展。动员起来的公民社会不仅有助于促进民主化,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民主也会变得更具参与性、协商性和平等性。

改变世界银行为核项目提供资金的政策,将是推动发展中国家实现净零排放的最快捷、最简单的方式,同时还能提供保障、安全和繁荣。

2023年1月3日,俄罗斯最高苏维埃第二任也是最后一任主席鲁斯兰·哈斯布拉托夫逝世,享年80岁。1990年代初期,哈斯布拉托夫是叶利钦的亲密盟友,但在苏联解体后,当他登上俄罗斯议会的首位后,却成为叶利钦总统的主要反对者之一。

上一页
...
63 64 65 66 67
...
下一页
网站文章皆来自网络个人作者,不代表网站观点,本网站仅供交流学习。